玄空本义 卷五

原创 1026298780  2017-10-09 14:18:27  阅读 270 次 评论 0 条

 

卷五

  言语录

  一言,玄空二字,如何解释,冠以大字,更是何意。

  一语,玄空者,无边无际,无方无体,放之弥于六合,以已有已成之八体为言,乃天人地合而言之之词,故曰大支空,阴阳混而言之,故曰玄空,以其至大至外,而不能更大更外而范围之,故曰大玄空,太初阴阳末分。由内而发者太极也。混沌既开,由外而无边无际,而不能范围之者,大玄空也。一内一外,似一而二,先于自然阴阳,自然之配合,自然之交媾,天地如是,人与万物,亦莫不如是,有此大玄空自然之气,所以有人及万物自然之名。自然之体,自然之用,皆莫能道其外也。故统名之曰大玄空。

  二言,大玄空,既是天开地闢人生后阴阳混合之代名词;既称无方无体,而究其所以,天清地浊,虽皆云气,其实亦各有方有体,大玄空之方,与体究系何指。

  二语,先天天地定位,而后山泽通气,雷风相薄,水火不相射,八卦相错。阴阳相荡,而生万物,而万物中,各具有天地、山泽、雷风、水火、八体之气也。于人亦然,人与天地之气合一,故生则居厦屋,死则葬壤土,其气与天地阴阳息息相通,故世有阴阳宅之相观者。原本于此,其旨皆本先天,虽云无体,实有方有体矣。

  三言,先天八卦之方之体,既知为天地万物各具之自然阴阳在内,以天地四方之旷廓言之,有其气,而后有其体,世云先天为体者此也。其如后天为用何。

  三语,先天为体,犹磨之底盘,静而不动,后天不动,后天为用,犹磨之上盘,流行不息,所以能成造化,运始于一、而终于九,卦始于坤。而终于乾,经云龙分两片者,先天静之一片,坤统三女属上元。乾统三男属下元也。后天动之一片,一二三四运属上元。六七八九运属下元也。阳九阴六,上下各九十年而为一周,此体用合一之理也。

  四言,大玄空体用之作法,既知其为如是矣,而先天八卦父母相交而生六子,阴阳老少,各自相对,其数合九,后天八卦则卦位杂乱,阴阳老少,并不相对;其数合十,其理何在。

  四语,先天八卦,阴阳老少,处处相对相交者,即所谓天地自然之相配相见相交也。有此自然之交媾,所以天地间有万物。而万物各有自然之相配相见相交也。相交无时,所以天地万物生生之机,循环无端,所以有后天为用之道,先天重卦,后天重数,二而一也。重卦则阴阳老少,处处配合,重数则一九二八三七四六。处处相对,数始于一,而终于九,而五十为成数,八方无位次而居中央,经云天尊地卑,阳奇阴耦,五加一为六,所以云一六共宗,五加二为七,所以云二七同道,五加三为八,所以云三八为朋,五加四为九,所以云四九为友,五加五成十,所以云五十同途,河洛相参,而为用无穷。

  五言,河图一六居北而为水,水生东方三八之本,本生南方二七之火,火生中央五十之土,土生四方四九之金,金仍生北方一六之水;以河图四方生生不息之理也。洛书一六三八为乾坎艮震阳卦一片,二七四九为巽离坤兑阴卦一片,一二三四为合五一片,合乎底盘之坤统三女,大七八九为合十五一片,合乎底盘之乾统三男,上下两盘,有条不紊,今已知之矣,其于地理作法安在。

  五语,上元一运,与下元六运之山水取舍相通,二运与七运相通,三运与八运相通,四运与人运相通,故日共宗同道为朋为友也。山形水势,合于上元一运局者,时至下元六运。其得力与一运同,当六运新取此局亦发,故此云云,洛书一六三八阳卦一片之运,宜取一二三四合五方之山,取六七八九合十五方之水,洛书二七四九阴卦一片之运,宜取一二三四合五方之水,取六七八九合十五方之山,如此则谓之阴阳相见,雌雄配合,反此则谓之相乘矣。

  六言,若如上述,其理虽通,而用法似乎太死板,有无原理可推,今庶述之。

  六语,以先后天八卦。及河图洛书之数之方言,似近器机,而不知如易之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等,其爻象变换,何尚不近器机,而彖传系辞,其理难穷,大玄空作法,正与此相同,故千古不得薪传,而皓首不解者有之,聚讼千百年,而其理始终不明也。蒋公大鸿有云,会者一言立晓,此语似近荒谬,此指得诀者言之,非任何人都能知晓,要知原理奥秘,非得诀,实有所不能也。上述之理,实包含在千古不传之挨星秘诀中,若未得诀者,亦可按此器机式而运用之,吉凶悔吝,可保万无一失,谓愚不信,请尝试之。

  七言,上言未得诀者,亦可按图索骥,运用无误,若得诀者如何。

  七语,得诀者,系从原理上推求,全部辨正,豁然在胸,有体有用,配合生生,自有神而明之之理,若未得诀者,知其一不知其二也。

  八言,体传眼,用传心,传之者诀也目,语云好风水。不如老山头,此指传眼而言,传眼在乎看得多,南北东西。龙之体态各殊,其穴之所结,亦因此不同。山人久居其地,熟请行龙,好风水初入其境,不免生疏,故此云云,用之在乎传心,将何以之。

  八语,传眼之说,确乎如此,云下如老山头者,指一地之狭义言之也。风水家南天北地,足迹所至,无所不晓,龙之体态。到处不同,北龙绵亘数千里,老大而高,干结者多,而发必圣贤臣子,中龙少壮而嫩,干结少而枝结多。发则清秀名一哄而已,南龙地近热带,山多粗雄,亦枝龙结穴为多,人之品格情性,亦各随山势之体态而不同,语云北方风气刚强,南方风气柔弱。亦天时地利,禀气不同所致耳,传眼虽较易于传心,而究其精密,实非易易,得脉为先,得穴为难,而四势八国周密成局者更难,周密之小形局似易,巍峨之大形大局,则尤难矣,无以解之,日福地还从心地来,一德二运三风水,此为求地者聊以自慰之语,否则人人欲求大结作,不自度德,将何以之,此风水之所以闢而不谈。曰聊尽人子之心而已,至于传心,务从十年寒窗下用功夫,青囊全卷,的为地理之至实,名曰大玄空者。即青囊之妙用也。六法中至要之点,即所谓挨星是也。挨星之秘,杨公传黄妙应,将二十四山,撮为坤主二八句。暗示抽爻换象之旨,经云先天罗经十二支,子母公孙同此推,二十四龙管三卦,皆指示 二十四龙挨星之秘,太极生两仪,一生二也。父母生六子,二生三也。三生万物是玄关,即二十四龙管三卦,子母公孙之伦序也。即一索再索三索之挨星也。知此则传心之用得矣。

  九言,眼心而曰传,传必有先觉者,而后从而授之也。地理形气之书,汗牛充栋,今从书本中求之,其亦可得之欤。

  九语,形家之书,十不离九,大都可看,论龙穴砂水者,不外合情二字,山水各有阴阳,老龙抽出嫩枝,大水收入小水,情也。山取起伏顿挫,水取之玄屈折,情也。高不受风,低不受水,情也。乘气纳气,清也。得脉得穴,情也。形既得情,气自中和,此不易之定理也。曰传眼者,不过实地经验之丰富耳,非拘拘也。传心则虽读破青囊万卷,若不得真传,暗中摸索,东推西敲,终难入其堂奥,世有种种伪说者,皆缘于此也。要而言之,除蒋公辨正之外。凡讲干支八卦五行者,无一非伪也。经云百二十家渺无诀者,可知自古己然,乃其小者耳。真传之难得,于此可见一斑,自古传必以心,不传则有所不能,书愈多,则法愈混,杨公看雌雄以天下诸书对不同一语破之,可谓真言不讳矣。

  十言,传心一说,殊难分辨,世之业阴阳者,大都各是其是非,其胸臆中,各自以为诀,是真是假,无人能辨之,与之谈地学者,莫不韬韬然自得,抑不知研究学术,当站于客观地位,万不可以先入为主,三元三合,门类繁多,学者大都以师传者即谓之诀。理之通不通,道之合不合,不之辨矣,如何方可以辨其真伪。

  十语,地理即性理,理通则道合,易为性理之最善本,合乎易理者,即为真诀,大玄空作法,处处不脱易理,二五妙合,为大玄空不传之秘,阖开奇耦,流行终始,为理气之作法,舍此而言玄空地理者,失理气之本旨矣。

  十一言,易理包含万象,何止于地理。

  十一语,易曰一阴一阳为之道,地理形势理气,处处不脱阴阳,青囊天尊地卑,阳奇阴耦,山管山,水管水,江南龙来江北望,一阴一阳也。雌与雄,交会合玄空,雄与雌,玄空卦内推,形势理气,各有阴阳也。形气两合,即为之道,易理如此,地理亦然,鄙参辨正全卷,即本此旨。

  十二言,山水为有形之阴阳,杨公称之曰看雌雄。其如无形之雌雄,由何而辨。

  十二语,蒋公以山与水相对一语,谓石破天惊,有形之雌雄,即一山一水,实已说得明白畅晓,故以此直捷了当语破之,天地定位,山泽通气,雷风相薄,水火不相射,无形之大雌雄也。即一生二,二生三也。三生万物是玄关,此中之雌雄,尚未有人道破,无形之雌雄,务从玄空卦内推之,已详六法章内。

  十三言,雌雄有有形与无形之分,即知之矣,有形之山,即为雌,有形之水即为雄,与无形之雌雄,如何谓之相配相见相交,相见则福禄永贞,相乘则祸咎踵门,此中玄妙。殊难透彻。

  十三语,形气两合,的为最难之一事,形则人人知之,气则有所难能,如玄空挨星中之任何一星,在其得令时,即谓之正神,应配以山上静处,其失令之零神,应配以水里动处,如此即谓之雌雄相配,所谓相见相交者,尤在目力经验上求之,山水之大小远近,得脉得穴,乘气纳气之间,失之毫厘。谬以千里,所谓三年寻龙,十年点穴是也。玩奥语十则得之矣。

  十四言,形势既得,不合气运,则气感不应,气运虽合,而形势花假,则地理之道全弃,世云吉地葬凶者,不合葬法,不合气运也。有是理乎。

  十四语,地理以形势为先,理气次之,形与气,二者万不能分离,言形者多,言气者少,形气两言更少,形则有地可据,易生兴趣,故易于分辨,气则无形可觅,全本哲理,故皆视为畏途,形似易而气更难,故世无形气两全之家矣,言形者,闢理气为非,有言气者,又以形势为非。如鄙所着述老,理气居多,而似略于形势,不知者,或以为不谙形势也。孰知地既非地,何用再谈理气,先有完整之形,而后可讲玄妙之理,此为地学家不易之定理,经云葬着旺龙平龙死龙者,即形气合言之真旨,又云前后八尺不宜杂,斜正受来阴阳取者,葬凶葬吉,得运失运。概可知矣。

  十五言,世有不得峦头,不合理气者,大都冢道萧条,人皆落伍。家道蓬勃者,大都得地得气也。若脱脉而乘风乘水者,必蚁水侵棺,可立言其为败绝也。乘得生气,合得时运者,可立言其为发祥也。虽世称堪兴为迷信者,遇此则又在半信半疑中矣,凡遇设身处地之际,亦不过聊尽人子之心而已,真理犹未暇几及也。欲求其彻底,又将何之。

  十五语,堪天道,舆地道,自古言之,天文地理,乃哲理之最深最奥者,欲求其彻底,殊非易易,因此闢则闢而行则行,吉人天相,福人福地,其中有不可形容者,朱子云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,不可不知地理,一为父母之生,一为父母之死,可各尽其孝道也。亲安则子安,钟灵则毓秀,此中自有天缘,人为代天宣化,求地安亲,访师觅地,乃人子应尽之孝道耳,非以此求富贵利禄也。若人人识得福地,则福地无剩,则世有福人,而无福地矣,地理与天地相悖,若无人研求天理,则世皆强暴,而无吉人,此所以地理天理相辅而行也。欲求其彻底,殊非言可以蔽之,姑撮道曰尽人子之心,尽地理与天理之心而已。

  十六言,若曰福人可得福地矣,而世有其人并不凶暴,而往往颠沛流离者,如其人并非善良,而每皆兴发者何也。

  十六语,易曰为善者不昌,祖父有馀殃,为恶者不灭,祖父有馀德,实为千古名言,既得地理,又得天理,则其昌也必矣,不得地理,不得天理,则其灭也亦必矣,若得地而不得天理,其恶犹小,而其发吉亦小,若不得地理,而得天理,其善犹小,而其祸亦小,此为事理之当然,周柞八百,得天得地也。秦世不纪,失天失地也。万民之天地,何尝不然。

  十七言,于此知经所谓求地不种德,种口深藏舌一语,寓有深意矣,历观古书所载,鉴鉴可据,吾人求地安亲,将如之何。

  十七语,求地安亲,为人子应尽之责,太过则恐与天理有悖,惟恐德有不符,不及,则恐又与孝道相违,执其中庸之道而行之,惟有取自然二字应付之,访师也不勉强,求地也不勉强,访有学识经验者,即名师也。求夫藏风聚气,山清水明者,即福地也。先有是因,而后其果若何,不之顾矣,日自然主义者,量力度德而行之也。

  十八言,吾人生则居厦屋,死则葬壤上,所谓阴宅阳宅,关于地理看法,有无分辨,其作法又如何。

  十八语,世之看阳宅者,大都与阴宅分作两法,且云阳宅尚无专书,愚日阴阳一理,并无专书,有则皆伪,何也。动静雌雄,生旺衰死一也。阳宅义狭而繁,阴宅形大而广,一则观其门路,一则观其山水,一则间间可立极,一则惟穴顶一极,一则观其内门外路,一则观其内堂外局,方位与理气,正神与零神一也。所异者,阴宅在乎乘气,阳宅在于纳气耳,一则动静空实,可以人为,一则出于天然,人为者易于修改,天然者难于趋避,阳宅则不分主客,居之则所系,迁之则无关,阴宅则各有其主,世所谓香烟血食也。气感而应,鬼福及人,二者用法则一,作法则二,一者理气也。二者形局也。俗有以间数层数飞布九宫,及游年八宅洛书九数论短长者,未辨阴阳一理之真义也。

  十九言,大玄空用法,阴阳一理,既知之矣,曰间间可立极者何也。其楼上楼下,大小层数,有无分别。

  十九语,阴宅以放棺处为主体,一穴一极,昭穆前后,亦各自为极,乘气纳气,微有分别,故统而言之曰一极,阳宅则人类繁多,为用居住,各有所需,门路方位,间间不一,住房以床为极,灶座为极,书室以书桌为极,店堂以账桌为极,故各间有极,且人之居处,职位权衡不同,人即极,极即人,极随人而定,极随人而动,人定则极定,人移则极动,此所以间间可立极,间间之门路动气不同,间间之吉凶各殊也。楼上楼下,大小层数,并无分别,所异者,惟纳气之大小缓急耳,及四势之环境有异耳。

  二十言,阳宅之乡居城居,阴宅之山龙平洋,用法有异同否乎。

  二十语,书云平阳一穴胜千峰,阳宅宜气宽,阴地宜气紧,平洋一片,山地一线,此皆上言之不同点也。乡居以局格为重,乘气纳气,各有攸关,城居全以四邻环境为重,不受压逼,不犯冲射,以合乎人之常情为主,论其门路并灶,动静缓急则一也。乃形局之不同,非理气之不同也。至于山龙平洋之阴地,亦形局之不同,非理气之不同,山龙气闭而堂局宜宽,平洋气散而堂局直收,乘气得脉,迎旺去衰则一也。至其理气用法,世有分门别类者,殊非地理之真旨、阴阳一理,山水一体,大玄空大法则一也。惟形局作法,略有斟酌处,山龙脉沉,宜乎开垦,平洋脉浮,宜乎培补,此阴地作法之不同也。乡居空旷,形式直藏,山居狭窄,形式宜开,此阳宅作法之不同也。一言以蔽之,曰合乎情理而已矣。

  二十一言,乡居城居,山龙平洋,知惟形局峦头之不同,大玄空六法之理气用法则无二,可再申而明之。

  二十一语,山龙筑穴,虽云宜乎开垦,而太深则阴多而脉塞,太浅则气薄而生蚁,平洋立穴,虽云宜乎培补,而太高则气散而受风煞,太低则脉过而受水,经云乘生气一语,实难形容,全凭目力智力上求之,阳宅之高低通风,燥湿明暗,均直详加设计,总之先有物质上之斟酌,而后再从理气上之安排,得体得用,方合悠久,语云医不三世,不服其药,其于地理亦然。

  二十二言,由是观之,地理即性理,即土木工程之设计,实与科学有密切关系,换言之曰,地理乃吾人之常识亦无不可,合于人请者,即合于自然之理,地理之理,其如是乎。

  二十二语,地理之理,本无所异,不过合于人情,而参以哲理耳,春夏秋冬,即东南西北,春夏宜东南风,秋冬宜西北风,则天气晴明,反此则阴雨多变,非人之常识乎,风属动,气水亦动,气动于此方,或动于彼方,则吉凶判然非具有哲理在乎,动而合于时则休,动而悖于时则咎,是吉是凶,是休是咎莫不有哲理可求。此理不外乎先后天,大支空体用之理,如先天之乾,无一定之方,为老父,为马,为金,为首,为肺,属大肠,为皮毛之类,当其得令时之二十七年为正神,宜安在来龙实地。当其失令时之二十七年为零神,宜安在水口明堂,此所谓先天为体也。如后天之乾住居西北,为流行之气,不论其所属,为时,则属下元第一运,西北本宫,为其合时之大金龙,管年则以二十一年论之,他非所论矣,其馀坎艮震坤巽离兑七卦类推,此地理之哲理也。书云,太岁之日至,可坐而得此,亦其一也。

  二十三言,上言地理之理,知为理气之理,非峦头之理,有峦头之理,方可谈理气,理气之理,知为先后天并用,世人只知后夭之呆方位,从此呆方位之八卦论长短,今知不论其所属务从无方无体之先天八卦上论长短,吉凶悔吝,均从先天推论;并随后天流行之气,分其生旺衰死,以为用此诚地理之刽论,闻所未闻也,兹略述之。

  二十三语,峦头理气,以及先天为体,后天为用之说,嗟已人人能言之,其中条分例晰,世所难能,非得真传者,殊非言可以道破也。古人撮之为六法者,实绿于此,请从首章中分条研究,语云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诚哉是言矣。

  二十四言,世之谈峦头者,十不离九,谈理气者,莫衷一是何也。经云父子虽亲不肯说,若人得遇是前绿,未免得之太难,今阐而述之,诚有裨于来者,惟言之谆谆,听之渺渺何。

  二十四语,地理者道学也。其理玄妙,且与天理并重,千古所重,而千古能传之,若编为浅说,俾人人得而知之,有何哲理之可言,如易与经书,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事,人人读之,而能言之,而何多数不能行之,文王周公孔子,为万世之师表,而得之老少,非不传也。求之不切也。地理玄空理气,亦犹是耳,人能细玩之,可谓识些无馀矣,云父子虽亲不肯说者,乃戒之之词耳,曰若人得遇是前缘者,勉之之词也。

  二十五言,今知此玄空六法本义,用法责已悉数说破,如能息心研究,已道道是路,至于峦头,则参者犹多,此为阐述古学,有济孝道,计小之家庭,大之社会,实可利赖之,是乎否乎。

  二十五语,世有关此为迷信者,乃门外汉之笼统语,未入其室,焉知其理,近世科学昌明,自为之更甚,玆姑以全国水道言之,近代人烟稠密,迫于生计,而地方公众事业,诸多不顾水道之交通,外表以称便利,而河道之淤塞,实因之而有加无已,废物之弃置,疏浚之乏术,地脉停伫,精气衰颓,关乎国家富庶,民情之善恶,实具有密切关系,今而后,能从哲理上讲求,推动全国人力,从事疏浚,地脉通畅.民情优秀未使非挽救社会国家之一大方针也。惟兹事体大,全赖乎掌地方国家民政者,引势利导之,可大之则为国学,小之则不免近于迷信矣。莫谓无是轻重也。

  二十六言,以上所述,推而求之,可知凡村镇城市之繁盛者,其水道必畅还,其萧索者,水道必淤塞多阻,此为不易之定理,至论全国大势论,则富强贫弱,胥于是而可求之;实为至理名言,小之即人冢墓宅,亦真不若是,古云地灵人杰,玩此益信,其推而行之,又有何方。

  二十六语,以广大言之似不易,以事实言之则殊不难,我国地广人众,地各有共疆界,以百份之八十农民,当每年春冬两季农务稍闲之际,通令全国,各按疆土,从事开浚,责成各地方长官,从事督促,如是则不数年而全国水道处处畅通,大小无阻,水之小者则全用民力,水之大者则扶以国力,疏水道之浮土,填陆路之低洼,河之已阔者加深,太窄者放宽,开河筑路,为每年农馀应尽之义务,勒者加奖,惰者课罚,地理之有利于家国者,此其大而易者也。

  二十七言,语云穷山恶水,山清水明,是亦风水上之要言,山无水则穷,水无山则恶,山得水而清,水得山而明,山水之于人情!人情之于社会国家,知已有密切关系矣,故观水玩山,为吾人之常识,有志于山水者,当以是.言为不虚,昧于此者,将何以之。

  二十七语,地理本经天纬地之事,非小道也。世人每多轻视之者,江湖术士之流,有以致之也。明之者少,故江湖术士多,人能彻底研求之,则此辈自无立足地矣。

  二十八言,风水上之成语,名目繁多,未入其门者,不知所云也。无山而曰山,无水而曰水,他如龙穴砂水,亦何所云而然。

  二十八语,上言乃地理上最浅近之口头禅,屋后坟后日坐山,平地高一尺为山,低一尺为水,山形高低起伏,水道大小屈曲,其形变化靡定,故名之曰龙,龙乃脉气之形容词,故来脉处曰来龙,穴为气聚之所,放棺于此,日结穴,客山为砂,左日龙,右曰虎,犹花心之有托叶,主人之有护从也。水有来去口之分,有明堂城门之分,有形者力大,无形者力小,动者力大,静者力小,吉凶悔吝,全系乎此。

  二十九言,书云龙贵阴,穴贵阳,砂要拱,水要收,其意何在。

  二十九语,来龙贵乎有力,或高山落脉,或起伏顿挫,迢迢千里而来,或石中土穴,或土中石穴,皆有力也。阴者,非不化之阴,乃厚重有力之象,至结穴处,则阴阳相和,阴中取阳,阳中取阴,非纯阳之阳,乃阳和之象,左右客山,及当面客山,皆为我所用,故取其环抱拱朝,乃合情之象,来去水口,及明堂通气之所,切忌门户洞开,真气宣,故取其收,或有罗星,或则之玄,乃气聚之象,语云藏风聚气,于焉详矣。

  三十言,书云高山顶上空无穴,高而有穴不为空,何世之古刹,大都建于山顶,既不藏风,又不聚气,其能香火千年何。

  三十语,古刹大都空门所居,取其四大皆空,清净无俗,正合于此,故能香火千年,非全论夫穴不穴也。然亦有藏风聚气处者,如全无形势者,大都冷退,亦明证也。高而无穴,则四山不收,高而有穴,必四势环护,虽高而不觉其高,洞天福地,慈光普照不其然乎。

  三十一言,除高山之古刹外,又有深幽之山谷中,何亦有千百年之寺观庙宇在;其理又何。

  三十一语,山谷幽深之处,人烟寥落,足迹罕至,亦是清净冥寞之所,释道居之,自属合宜,与高山之洞天福地,自属相将,其香火千年者宜矣,而局之大小,气之宽窄,又有不同,其威灵赫奕,香火盛衰,各随之而判,与几俗之阴阳宅宜忌取舍,又各有不同,地也亦理也。

  三十二言,寺观庙宇,虽同为建筑物,而与阳居有异,试申其义。

  三十二语,守观庙宇,以及宗祠,为神灵寄托之所,与吾人之阳居,当然不同,有关乎地方者,有关乎十方者,有关乎一族者,各随其香火之所系而为之断,寺观宜乎扩大,大则佛光普照,庙宇宜乎幽冥,幽则神灵赫奕,宗祠宜乎开展得势,乘气纳气,各有攸关,庶畿子孙繁衍,功名富贵,系乎合族,试观世代功名,奕奕祖宗者,大都与宗柌开展得势也。守观庙宇,亦可考证,一则关乎神,一则关乎人,地理中确有至理,先重形,而后言其理,理所必然也,至于阳宅,其形局上之取舍,与上述各点,又所不同,总之宜乎宽畅开阳,山居泽居,大略如此,书云山居不如泽居荣者,乃开阳与闭塞之分耳,扩观各地,确有明证。

  三十三言,上述各点,已知之矣,而地方机关,以及县省国民政府所在地,大以成大,小以成小,如何测验。

  三十三语,地方政府及国家机关驻在之所,当然全以形势为主,山水地脉,各有攸关,古之公刘迁豳,乃明证也。今世昧于新学,大都不察,习用已筑之城市、水陆工程,不加修治,水道路所阻,各听自由,气脉之聚散不知也。风气之莠良一味责之于人民,知进而不知操守,舍本逐末,将何以之,莫怪世风之日下不振也。世人只知腐败狭义江湖术士之风水,不知广义,合于原理之山水,可以救国也。其关乎一方。一国之得失,岂浅哉。

  三十四言,若如所云,则知研究地理者,乃为地方国家社会而研究,非为个人区区之安亲孝道也。惟潮流所趋,其奈我何,研究学术乃其小者耳,惟世无伯乐,其如良马何。

  三十四语,人生于世,本如白驹过隙,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,是亦不能勉强,使太公而不遇文王,直一钓叟耳,然渭滨之乐,或亦乐于东都,不过为己为民之分耳,独乐与人皆乐之分耳,非不乐也。乐于此乐于彼一也。何伯乐之无何良马之有哉。

  三十五言,于此可知古杨公之退处戆江,号称救贫,其志亦若是耳,造福于人间则一也,时间所云,地理之非职业!于此益信,其如世风何,世称一德、二运、三风水,勉人先求种德,而后再及地理,实含有深意存焉,执此者,对己对人,又将如何。

  三十五语,仆孰此已届有年,尚抱此旨,责己易,求人难,虽不能步先贤后尘于万一,而此心此旨,念念在怀,秉笔之馀,逢人相邀,时加谨勉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于愿已足,蒋公劝人一珠一泡,勉人加以自勉,杨公称求地不种德,稳口深藏舌者,亦责己责人之旨也。吾其勉。

  三十六言,研究地学者,万不能贪求非份之地,务量力度德而为之,古人如此,今人亦然,何蒋公三迁,而至姚水,未免有悖于理否。

  三十六语,学识经验,随年龄而进,语云学无止境,初学三年,天下好去,再学三年,寸步难行,蒋公三迁其母,或亦缘于此,非贪求非份之地可知,乃一珠一泡之小结地亦可知,何则,若姚水是大结作,蒋氏而下,决不至无声无息,况顺治迄今,不过二百馀年,云间即今之松江,属江苏同省,距离咫尺,历次考证,均无所闻,非蒋公之未得真诀,乃未得大形局也。不特于此,语云坟多必发,凡一代之山形水势,万不能贯彻永久,且古人常抱父子虽亲不肯说之训,诀未传其后裔,亦未可知,且传心或尚可能,传眼则非易也。其后裔或则得诀而未得眼,无相当接气之地,亦意中事,识者以为何如。

  三十七言,昔蒋公之求地传心,已知约略如此,其如今人何,盖未雨绸缪之,抑或听之自然。

  三十七语,语云理不敌数,自古皆然,虽云人定胜天,而真龙大地,必有鬼神护卫,虽近无稽之谈,而天理地理,息息相通,贪求非份之大地,且为历来古训所戒,所谓未雨绸缪者,亦视能力之所及,充其量而言之,人生于世,如白驹过隙,能为祖父母择一地,为父母择一地,为己身择一地,则已足矣,至于其子及孙辈,则力有所不及矣,若是则已属过份,为能己姓绵绵相继数世者,于顾已足,古云、知足常乐、凭天所赋,今于不接则如是而已矣,至仆安亲之所,附列于本编后页以资参考,藉图不忘、关于后裔之能传心或传眼,则是另一问题,今非可计及也。亦听之自然而已矣。

  三十八言,历观古书所载,研究地学者,代不乏人,而赫奕于当世者,何其寥寥,所谓理不敌数,似属近情,莫非语所谓木匠无门褴,忽于己而重于人,亦人情之常欤。

  三十八语,上述种种,大都近似,然得地之不易,殊非简单数语可以了之,所谓因缘是也。因缘者,天地人三缘也。有不期然而然之请也。凡事皆然,岂独求地,为安亲而访师求地者,乃聊尽人子之心耳,其最后之结果,任何人只可听之自然,因既如是,其果可知。

  三十九言,今知得诀传心传眼为一事,得地不得地又为一事,是否人为代天宣化,研究得诀者,为方便于社会,听从于福缘欤。

  三十九语,上言云云,鄙意为确合至理,即以医道而言,业医者,未必寿世过人,何黄帝素问,确有至理,百草情性,确能疗病,医者意也。地理者理也。良医济世,地理亦然,皆代天宣化也。至其本人之若何,则非所计及矣,总之素其位而行是矣。

  四十言,人能弃其位而行,自然君子众而小人独,江湖术士非份之求,万确立足社会,信而不迷,迷则不信,一以学术道德为主,然此则言之似易,行之维艰,其宗我何。

  四十语,自古学术与世风相提并论,道德沦亡,非一朝一夕之事,水流淤塞,亦非一朝一夕所致,欲振作之君子德风,小人之德草。草上之风必掩似难而实易,世风既振,学术自复,如以地理大义之一端,自然阐明,所事者,皆关乎地方国家,水陆修治,自能逐渐畅达与卫生交通,土地生产,不无密切关系,地之有山水,犹人身之气血,气血强壮者,事业自然成功,水道通畅者,民情自然殷实,乃定理也。语云精神为成功之母,鄙谓修治水道,为一昌强之母,地理云乎哉。

  四十一言,外洋各国,并无风水一说,何以反教我国为富强,对于山水,亦井不讲求,其故何在。

  四十一语,我国历史最古,人烟稠密,水陆变迁,实已频繁,对于地理,历来只讲狭义阴阳宅,不讲广义之地方及国家,外国开花较迟,地方水道,自少变迁,天然之水利处处畅通,地气尚萌,气脉自裕,时至今世,万事万物,且有世界先进之邦为基础,非我国之一切须创开化之先可比也。时至今我国似反落后者,舍本逐末,犹执挎之子,不知创业艰难,所致之也。今而后对内尤其道德哲学从广义上着意,对外更从科学物质上讲求,一切自可凌驾而上之,承承继继,仍不愧为世界文物先进之邦,然欤否欤。

  四十二言,本编所谈者地理,何以及夫国家浮泛之大事,人微言轻,未免言之太空,研究者,务从哲理及二宅上阐述,他非所计也。

  四十二语,上言确是,惟世皆偏于狭义,故历为文人墨士所非言,若以广义言之,亦以不涉迷信为合,以此理之易,误涉岐途也。故不惮烦而言之,初闻之似觉浮泛不实,以事实论,为公众福利设想,不无可能,惟实现之似艰,得之惟艰耳,至哲理及二宅上探讨,自当逐一提及,兹姑申言之。

  四十三言,古云阳宅宜满,阴宅宜静,若屋多人少则空,阴地毗于阳基则烦,此中哲理,风水上如何言之。

  四十三语,地理即性理,屋少人多,则阳气强盛,阴邪不入,居之自安,故世之屋大了稀而幽黑者,每有狐仙鬼怪,阴盛所致也。若阴地接近阳宅,每多牛羊践踏,污秽侵凌阴灵纷扰,每多不安,此人情之常,亦性理之常,风水上所以云非宜也。历观古今吉凶悔吝,于事颇应,阴气太盛者,人丁愈稀,积浊常侵者,出人愚钝,理所必然也。

  四十四言,是故欲求家多贤良,人皆清秀者,将如何之,阴阳宅均所系否。

  四十四语,家多贤良,则社会安宁,此为人人所愿望者,语云穷山恶水,人多凶顽,此皆天时地理有以致之,凡阴阳宅所在地,形势端庄,脉气丰厚者,出人贤良,形势偏薄老,出人微弱,山水之于人生,南北东西,秉性不同,其明证也。故居必择邻,葬必择地,即为此也。犹植物之于土地气候,有密切关系焉,其结果之何若,均有所系焉。

  四十五言,丁则贵秀,为形气家老僧常谈,系于阳宅,抑系于阴宅,二者孰重,其应系于峦头,抑系于理气。

  四十五语,此四者,必先有形势而后应也。脉气厚,龙力长,则人丁兴旺,城郭周完,砂手环抱,则房份整齐,水法蓄聚,明堂宽敞,则财源兴发,朝山挺透则贵,水清山明则秀,经云山管人丁,水主财禄,气感而应,鬼福及人,其发达之徵兆,大都阴宅为多,阳宅次之,阴宅之气感,久远而不移,阳宅之纳气,随人居处而变迁,故阴宅为重,阳宅为轻,若论夫理气,则时运上迟早先后之测识耳,卦理情性之区别耳,其次于峦头者,欲免于阴阳相乘,亦惟有研究理气者能言之,二者万不能分离也。

  四十六言,既云求地为安亲,何言乎富贵利禄,事虽出于山川之灵,而人往往知其一不知其二,舍其本逐其末;昧于此而贪求于彼,将何以挽救了。

  四十六语,求地均为安亲孝道,非为富贵,知其一昧于此者,以历来研究真理者之少,能阐扬者之少,求者大都以耳为目,偏重听闻,供者大都只知皮毛,不讲真理,信之者易受其欺,行此老易以欺人,挽救之道无他,语云:痴癫风学三头亦惟有君子求诸己,先求地理其常识,而后参以性理之见地,自能识别之矣。

  四十七言,世有远年之阳宅,历久之墓地,阴阳家决其得失,往往要追求建造时之元运,而后下卦起星,或者择吉修整,意息为可以迎旺去衰,以作趋避,如是其究竟合于原理否。

  四十七语,阳宅以琨时居住之元运为主,不必追求其建筑时之年月,书所谓运遇迁移宅气改是也。阴宅亦然,加工修整者,不过物质与心理上之去旧换新耳,此性理成份居多,地理成份居少也。惟阳宅则以居住之人为主,不住则吉凶无关,阴宅则以其子孙为主,无香火血脉者,则无关系,欲推求其已往,或未来之休咎则根据已往或将来之元运言之,如是方合原理,世以造命式之理论为言者,非大玄空地理之本旨也。

  四十八言,门路井灶堂房,为阳宅之内大事,今世相宅,大半以大游年推论者居多,且世无阳宅专书,自古阴阳家,何轻于阳而重于阴,抑或遗漏不传,藏巧藏拙之所系乎。

  四十八语,阳宅阴宅,皆为吾人存殁寄托之所,居则关于切身,葬则影响及乎子孙,阴阳之理一也。峦头理气,山水动静之理,二宅用法一理也。故阳宅毋须专书,门路动气也。堂房立极之所也。井为水聚之所,灶为藏纳之所,关乎閤宅人等,起居饮食,康健乐利,所谓六事者,人事作用之区别耳,相宅手续上作法之分类耳,玄空六法用法则一也。玄空古学,深奥难明,因研究真理者少,故术士之流,暗中摸索,假作游年卦例,倡言阳宅用法,有识者,自可不言而喻,非藏巧藏拙之谓也。

  四十九言,我国南方各省习惯,对于阴阳宅放水,视之甚重,其关系轻重,究竟如何。

  四十九语,所谓放水,乃指穴前庭前之出水而言,并非指来去水之水口,力量甚微,无关得失,惟习惯所系,且工力不费,可择生旺之方放之,亦人事之便耳。

  五十言,南方葬塔,北方葬棺,风水上有无区别,是否风俗习惯之所系,释家火葬,又将如何,又有所衣冠墓者,究有何意。

  五十语,葬塔葬棺葬灰,完全风俗习惯,即以衣冠而论,情感则徵兆则一也。天地山川之灵则一也。形或之不同耳,或则南方多湿,取其不朽,放初用棺而后再用骨塔,释家清静皆空,故取乎火,火为万物之最净净而最光明者,北方高爽,故始棺而不复改葬,至于衣冠,乃其亲属因遗骸无着,不得已之措施耳,扩而言之,物各有其主,情感在此,吉凶系焉,非系乎物质之何若有无也。古云百善孝为先,天理地理性理,合而为一也。

  五十一言,言云:食土还土,万物土中生,万物土中灭,所以吾人天年之后,必以入土为安,世人往往有言,曰人既出世,何来有吉凶悔吝之可言,其理实所难明;于此人常有疑而质此者,将何以解。

  五十一语,我国之所谓哲理,每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,还土灭土等,亦不过言语中之说词耳,人生百世,终不免于出世,其遗骸将何以之,入土者安其先灵,安其遗骸,最妥善之一法也。故习尚最古,即世界各国,亦无不效行之。所异者,或举措安置之微有不同耳。我国素尚孝道,着重八德,即以最表面之一事言之。忠孝节义,历古有牌坊专祠,蒸尝千秋,以此天地人之气感,以较他国为胜,气感既深、情亦随之,而山川之灵,现而为风水上之哲理,感而为人事上之徵兆,此我国之所以特创有风水之说也。然他国非与之,特未注意及此耳,设以我国之哲理,微之各国之阴阳二宅,可知亦一例也。物质上之科学,当其不需要时,理论上之哲学或不免与我同此昌明矣。

  五十二言,哲理一道,门类繁多,如星相卜筮,亦为我国所仅有,且此到处成风盛,然皆江湖落魄之士,有验有不验,似是而非,亦令人不解,其行用之理,究亦何在。

  五十二语,此种推求,种类繁多,不一而是,有重干支者,有用星度者,有重于骨格者,有看气色者皆是也。而尢以卜筮为最,言之亦各有理,惟行此者,大都谋食之家,偏于鬼怪偏近江湖,即有之,其关系仅不过及于其个人,乃茶馀酒后作为助兴之趣。亦不过藉此作为修心补相劝善之一助耳。非关乎大局也。与广义之地理,又当别论。

  五十三言,神农尝百草,以疗民病,亦哲理之一,然福寿康宁,人所用欲,死亡疾病,世不能无,语云药医不死之病,由此观之,医亦聊尽人事之事欤,又云不药为上策,不得已而攻之,不免为下策,迄今千百年来,何又尚之甚耶,此不特我国甚然,世界各国,为之尤甚,其关系得失,于人于世又将何若。

  五十三语,医虽亦哲理之一,与个人健康,影响及社会国家,实有密切关系,虽云生死有大数,此不过社会劝善之一语耳,风寒暑湿燥火,四时不正之气,难免不为侵袭,而内外所感,六脉失和,非药石攻之,使之速去,何能使之健康,此医学所尚也。朱子云,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与地理者,乃指人子对父母,必尽孝道之意也。非教人必业医业地理也。夫业医与业地理者,亦常以人子之心为心,父母之孝为孝,能如是,虽非庸医,而不失为良医矣,虽非庸师而不失为名师矣,吾其勉旃。

  五十四言,上言既云如此,何求地必云种德,未闻有求医必种德之说者何也。行医者务心仁血热,行地理者;反态度冷静何也。是否对己对人之分,关系大小久暂之别,或固执于天理性理古训师传之习尚欤。

  五十四语,地理乃三才一贯之理,医则关乎人生康健,一讲德,一未必言德者此也。热冷之分,所怀抱事业之不同耳,非泛泛也。若谓古训师传则误矣,此指最上一乘之得诀者言之,对己对人,莫不如是,语云福人得福地,福地还从心地来,玩此益明,于医则未之闻也。

  五十五言,由是观之,医则可以为业,地理则否,何业此者,不乏其人,君亦何为而执此,末免有相左之处乎。设无此,则人之求地安亲何选吉立宅何。

  五十五语,上所述者,乃道义上之语,非泛泛者可得而知之,莫怪言之谆谆也。行此者,务抱非业之旨,乃方便之旨,代天宣化之旨,为人造福,以乎仁孝,择人而贡,择人而授,得之勿喜,失之勿忧,各家自然之造化,际遇各人自然之德运福泽,人之天,非我之天也。人之缘,非我之能也。如是乃可以言地理,乃可以行地理,狭义如是,广义亦莫不如是,既生而为人,自应造福于人间,各随其所赋而已矣,莫谓小道而不足为也。设无此,则如各国之随其所安亦可也。世之万事万物,古有而今无,古无而今有,今有而将来或无之,今无而将来或有之,盛衰有无,一出于自然,有则言有,无则言无,亦无不可也。何况地理云云。

  五十六言,地理之理,历古所尚,当然非空洞无据之类,乃物质上之学理,明言之亦可谓人人所具自然固有之常识,特未加道破耳,即如此,何以知之者少;昧之者多,趋吉而反凶,安亲而反累亲者,往往有之何也。

  五十六语,上言诸如此类,殊难分解,凡性近而习远,则知之者少,习近而性远,则昧之者多,璞玉当前而以为石,鱼目在上而以为珠,识之者少,辨之无人,故以种德为戒,以濛僮为言,非无因也。迄今潮流所趋,此道几将湮没,言之在我,听之在人,至狭义广义之说,亦无如之何,不过兹姑言之者,亦不过聊尽我心而已。

  五十七言,人言今兹已无风水,洋场居住建筑,一切土木工程,随便动作,向无趋避之说,又如阴地公墓,东西南北,随便立向,何论夫年月曰时,非明证欤。

  五十七语,此意于上节,已略言之,凡事以为有则有,以为无则无,究非空洞者可比,人事一切,吉凶悔吝系之于自然之造化,非拘拘于阴阳上一端亦可也。凡人烟稠密,五方杂处之所,甲则甲而乙则乙,甲迁而乙居,乙迁而丙居,土木建筑,有业主所胜任,其动作之所,与其居住之所,距离必远,非若乡居之节毗于前后左右也。因此年神方位,当然可以无须顾忌,此一例也。再如即有吉凶所系,所居者皆客地,名姓得失,无人注意,非若内地之家一有得失,人所共知也,至于公墓之何若,正与此相类,目前之吉凶,既如上述,将来之兴替,更在模糊矣,乃时代化耳不特风水上之事。国计民生,两有所关,姑置之以视未来兹。

  五十八言,公墓之创置,人皆曰有益于杜会民生故也。他姑不赘,其土木设计,有无研究处。

  五十八语,有益于目前者似小,有益于永久者实大,他姑不论,至其工程上之所说,相闻谚语,有所谓金矿银盖豆腐底者,殊可发迹,惟于性理地理上观之,确乎合理,地下每多湿气,所谓豆腐底老,乃简单形容语,取其通气,则湿气不积,若坚筑水泥,则地脉不通,水气易积,于先人遗骸,殊不为宜,无尤以平地为最,又如山地闢为公墓者,当以另一目光设计。因脉气平地一片,无处不至,山地地闯一线,力有轻重,脱脉不得土,于性理上,地理上,两非所宜,他非所计也。

  五十九言,关于公墓之宜忌,上已略言之,其如私墓方面;又将如何,语云大地葬公唧,小地出公卿,其义何在。

  五十九语,谚云三年寻龙,十年点穴,即私墓之设计也。有龙穴砂水向五大要素,皆地学物质上之哲理,均在方寸间求之,其高低深浅,得度则宜,失其度则非,至其外表工程,实以简单不妨碍于地脉法度为合,大地小地者,乃外表装饰之大小,非风水之大小也。土木虽小,而局格乃大,故出公卿土木虽大,而局格小,故葬公卿,不系乎外表,实系乎形气也。今人求地,每多贪大,岂知地不在大小,在得其真耳。

  六十言,当今潮流;既尚公墓,而旧家每仍延师抉择,其中相法,又当如何。

  六十语,相地目光,随环境而变换,非一例而论也。一则观其大者远者,一则观其小者近者,形局与力量大小之分耳,公私墓之动静作法则一也。私墓多为旷野之地,有山情水意可言,公墓大都近郊便利之处为多,谈不上山水情意,即有之亦其小焉者耳,外局既如此,内气则更不易,动则大小道路,静则一片平地,只缩小眼光避去冲射凶恶之外形,择地势适中,不偏不倚则可矣。只为避眼前之凶恶,顾不上将来之得失,乃权宜之计,聊胜于无耳,若有山水情意可见者,又当别论也。

  六十一言,书有云黄自二氧者,如何分辨,其力量效验,又如何就申言之。市乡村之分,纳氧有水陆缓急之别,故分为黄白二气,黄气燥而缓,白氧润而急,同属动气,而效验微有出入上 得云失则一也。或有二者并重之处,须随各地之形势参酌而辨之。

  六十一语,黄气者陆地之空气也。若城市之区房屋林立,往来通气之所大都马路街道为多,或亦有近于水道之屋宇者,白气者,水气也。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动,故居住城市乡村之分纳气有水陆之别,云黄白二气者,此也惟黄气燥而缓,白气润而急,虽同属动气,而效验有出入,云得云失则一也。或有二者,并重之者,须随各地之形势而参酌用之。

  六十二言,我国江浙习惯,有将灵骸暂厝于地面,以俟年月通利,然后择吉入土者,于风水有何意义。

  六十二语,暂厝于地面,虽不入土乘气,纳气则一也。以收水纳气论,似较入土为显露,故影响较速,此本不得已为一时权宜之计,至多不过 一、二年,或数月即应入土,然有迁延不葬,甚至数十年,棺木已破烂不堪挪移者,白露遗骸,殊非养生送死之道,亲既不安,其子若孙,概可知矣,此种旧习,急宜革除,以维风化,而尽孝道,还论风水。

  六十三言,家堂香火,灵位神座,世俗亦有论风水者,其理何在。

  六十三语,虽云,涉及风水而言之者,与作之者皆性理上之措施,求其神灵之安而已,大都择安静少惊动之所为合,心安则神自安耳,其纳气之关系究与人之内大事有别,一则空洞,一则实受,亦不过聊尽存心耳。

  六十四言,平地圩乡,每有堆土安葬之措置!然高则乘风低则受水与山龙平洋开圹立穴,究何分别。

  六十四语,圩乡低洼,脉行地面,所以低洼无黄土,脉气尽蒸而成也。春夏每成泽国,阴宅以得脉为主,为避风避水计,故以堆土为合法,其地初本泽国,为生产计,故围而为圩,以防水患。圩岸局筑,经百馀年后,青土变成黄土,此脉行地之凭证也。得脉则气暖,与高地之乘气如一,此立穴之不同也。论其外堂内堂,收砂纳水,当重情意则一也。作法之不同,理气用法,则与平洋高地山龙冈龙无二也。

  六十五言,由上观之,风水可以人为,语云做风水,然乎否乎。

  六十五语,做风水三字,确有意义,以阳宅论,可说全是人为,门路井灶之在东在西,在前在后,各听自便,阴地之堆土开河,皆人为也。至其大形大局,乃出于天然,非人为之可能矣,此指其小者面言之也。识得形势理气,对于一切作法,人为者可半之,天然者可半之,各合其法度而行之可也。

  六十六言,上云圩乡可堆土筑圹,山地可否,若是,其利害有无出入又如何。

  六十六语,平地脉行地上,故圩乡无黄土,高地遍处黄土,故略可开圹一二尺不等,山地脉行地下欲乘得脉气,故以开圹为合法,深则五六尺三四尺不等,总以见气土润泽之色为合,若浮土色淡力薄者,兼之砂砾未尽,不免生蚁,若山下平地,界水乾流之地,万不能立穴,设以公墓式之填土立穴者,脉气全无,其因其果,实属不可设想知其外表之整齐,犹阳居之里衖节毗,不知阴地则重在乘气殊非所宜也。其利其害还可待言而明矣。

  六十七言,今世潮流所趋,阴地有公墓,阳宅有洋房,其形式新颍,门窗洞开,空气充满合卫生及社会心理,其形既与我国旧式,完全不同,其出入大门;与宅向不一,或左或右,或前或后,相宅之法,以大门为主乎,抑以宅向为主乎,吉凶从何分辨。

  六十七语,公墓之设,完全为节省地面之设,犹里衖之屋宇,收得公路之动气,地址择其不偏不倚,即堪了事,外局之山情水意,则非所计矣,惟里衖之屋字尚可收得内气,较公墓之纳气为胜,至若今所谓洋房者,如南宅以或东或西为正门者,并非以大门定宅之坐向也。凡宅之门与向如何,其东南西北而动于东则东,动于西则西,动于南则南,动于北则北,并不以其大门为立向也。立极既定方向自明,世以大门为一宅之立向者,旧式宅向与大门一线也。阴阳家不明立极之者,硬以大门为一宅之立向,以误传误有以致之也。如洋房南向其出入大门在右而朝西,乃动于西而已,其出入大门在左而朝东,乃动于东而已,并不以其出入大门朝西而作西向,其大门朝东而作东向论也。自然之东西南北不变也。要知不论新式旧式,吉凶不系乎门之立何向,全系乎动在何方也。

  六十八言,世俗阴阳宅有立两向者,阴宅曰内向外向,阳宅曰门向宅向,此中作法,是否合理,有无得失关系。

  六十八语,阴阳宅有一宅两向,本非出于自然,乃不得已之措置,大都由于环境所致,姑以阳宅论,此等屋字大都以城市为多,地形界址所系,不得不如此者居多,或听从阴阳家言,故意偏左偏右,立成两向者,亦有之,在乡居之地,则少或有之,风水上无大出入,不过居住老之人事,是不免有貌合神离,略有分岐耳,略伤和气之弊,则兼有之,不若空向之关系为重,至于阴宅之内外两向,亦出于不得已,内向取其乘气接脉,外向取其消砂纳水,朝对有情,此以山龙为然,平地则无之,识得山情水意,自无不可,反之则有损无益,此皆形势上之安排,非理气上之设施也。或竟以理气上之说所推论者,未免南辕北辙矣,经有所谓方位理气者,系合于原理之另一作法,非与此同日而语也。阅者其鉴诸。

  六十九言,经有双山双向者,是否阴阳宅立空向骑缝向,阴阳家每假此妙语,为人立向,以为合理,此等有无根据,得失如何。

  六十九语,双山双向者,并非指空向骑缝向为言,世人不知经旨,每多误解,要知经文所指者,乃山水之双山双向,非开山立向之双山双向也。山水每有及于子癸或壬子之双也。或亥壬癸丑之双也。此理经文中已详为注解,宝照深加阐述阅者详究之,当知其理,用得则双管齐下,得力悠久,用失则祸不单行,财了两失非普通者能道之,实则直达补救,三吉五吉,正神零神,各得其宜之妙,其日富贵永无贫者此也。乃难能可贵之事。

  七十言,宝照中有所谓方位理气者屡见之,阅者殊难了解。

  七十语,方位即八卦二十四山之方位,世以二十四山表面之于支八卦分阴分阳,不知内有子母公孙之自然阴阳,凡立向之前兼后兼,山水之偏右偏左,其作法一以八卦卦内之父母子息为主,并不以外表之干支红黑为用,夫干支红黑之阴阳系克择中人人共知之阴阳,非玄空妙理中之阴阳也。日方位者,以二十四山之外表为言也。八卦之出不出,全以卦内之父母三般为言,故曰方位理气,限于理气之不可出,非限于方位之外可出也。不限于干支红黑字之不可出也。

  七十一言,阐述本义中有所谓四方之气者,亦屡见之,又所谓严凝温厚之气,其始,其盛是否一例,如何推论。

  七十一语,曰四方者,以周天三百六十度,分为四象限也。每象限九十度,以地卦二十四山之辰戍丑未为界也。何以知之冬至太阳躔丑,为温厚之气始,春分太阳躔戌,为平气之中,夏至一刖太阳躔未,为温厚之气盛,秋分太阳躔辰,为平气之中,冬至前太阳躔丑,为严凝之气,盛以一年四季之气测之,是以知辰戌丑未为天地四方之界四方之气也。于地理开山立向,立宅安坟,实有密切关系。

  七十二言,桥为津梁之所,以通往来,其门前后皆通,究以何方为山,何方为向,用法如何推求。

  七十二语,桥为收水之用,架于水中而作为山,辨其坐向,全以水之来去方为断,水来即脉来,故作为坐山,水去即脉去,故作为向首,又如近海之地,每有潮泛,忽来忽往者,仍以水之来源为主,不以潮泛之往来而定也。

  七十三言,世俗每有用镜子八卦图等,高悬门上以为破除对方凶氧者,甚有用铁钗洋瓶瓦将军等等,以为自己避凶者,此等习俗,是否有益于己,抑或有损于人。

  七十三语,上述种种,实属不胜枚举,各因其地方风俗,以为趋避之方法,殊不知毫无获益,反有损于体面,即以镜子一种而论,如阳光映照,反有损于人,如对方光芒冲射,朝夕相见者,日久不免丧明,其馀种种尚属有形,而无其力似皆无妨,然以各个人之美德言之,万一对方形式上,或有不雅于观瞻,如尖角高矗等等,尽可从人情上磋商,毋须用此无意义之流习,以表示自己之粗俗缺德也。

  七十四言,骑梁床,关门丁,世所大忌,此指旧式房屋有缘可见,有梁可见者言之,其理何在。

  七十四语,地理即性理,上说惟旧式屋字有之,梁上有脊,为屋宇之重心,若卧床于其下,心理上感觉不愉快,所以梦寐不安,大门正逢,上对两椽之正中缝,曰关门丁,此亦心理上之最易感触者,所以人了不利,今则时代所系建筑工程,较前不同,正梁与椽子均所不见,此种心理,已可扫除,有则避之,无则不拘,俗说多端,无所顾虑也。

  七十五言,厕所为秽浊积储之所,其方位与形式,阴阳家如何安排,作何判断。

  七十五语,凡污秽之物,均宜安置僻处,以不妨害卫生为合,若城市旧式厕所,每建于人烟会萃之地,臭气熏蒸,不太合理,即乡居之地,亦有在门前屋后,到处安置者,此等积习,自宜及早设计,以重卫生,而维观瞻,关于风水之说,凡积浊之物,均直安于衰死之方,切忌生旺之地,所谓生旺兴衰死者,以随气流行之玄空挨星为言也。若在生旺之地,出人愚钝,好事多端,亦理势必然也。

  七十六言,凡车磨机器等,有声震动之物,风水上如何安置,与秽浊之安排,又当如何。

  七十六语,凡有声而震动之物,以形式上观之,似皆粗笨之作,应作阴静而有质者论,孰知静而无声者阴也。动而有声者阳也。应可在玄空理气之生旺方为合,生旺则动而有吉,衰死则动而多凶矣,与秽浊之安置正得其相反耳,若无声而有光,静而不动者,亦以安生旺方为吉。

  七十七言,书云江南无好地,年月日时利,专指地之好否在其次,年月通利当为先也。由此观之,吉凶不系乎地,乃系乎年月欤。

  七十七语,地理之应验,或则十年二三十年或百馀年而见者,克择之吉凶速,或则一旬一月一年即见者,其曰无好地者,乃江南好地之少而难觅耳,非绝对无好地也。曰年月日时利者,闻之似易欲选择之亦难,有坐向通利,而修方不通者,有坐向不通,而方位大利者,二者均宜斟酌用之,不过较择好地之为易耳,非绝对专重克择也。地不求其如何好,但求其平安而已,年月不求其他!但求其通利而已,江南如是,他处亦何独不然,言江南者,或指平洋地为言也。

  七十八言,所谓年月日时之克择,兴工动作上切吉旦无不用之,舆风水是否有关系,抑或分为两途。

  七十八语,克择一称选吉,重用年月日时,或用干支,或用十一曜天星,经所谓百二十家渺无诀也。其法不一,阴阳动作,亦沿用之,实则并非风水,乃年神之趋避耳,其他则不涉也。所谓风水者,有形之质,与无形之气,山情水意,与玄空理气也。年月日时之利不利,乃一时之得失,相感而应,地理关乎历世,一经扦定山灵水秀钟乎,所亲气感所及虽数百年数千里之遥莫不相应,克择非风水其可知矣。为精密取其天经地纬,星光烛照一切凶煞尽化吉曜,惟精于推步者寥寥也。还望后之来者宜加意焉。非一朝一夕之事,孰轻孰重,亦可知之矣。

  七十九言,选择之门类既多,究以何者为最上一乘,为最通行最合法者。抑以习惯上为用。

  七十九语,每年之通书,称之曰便民通书,内载一切宜忌,以及二十四节气交脱时刻,以便人民耕种动作,知所根据,此所谓便民也。年月之得失亦不过是如此而已,至于选择,讲干支者,取干支上之合格成局,讲天星者,天星之上恩用仇难,皆可也。或用紫白太阳等种种吊替飞星以论短长,总之除年月方位趋避外,合于地方社会之习惯者,均无不可也。最上一乘,莫若天星为精密,取其天经地纬星光烛照,一切凶煞化吉曜,惟精于推步者寥寥也。还望后之来者宜加意焉。

  八十言,上既言克择以七政四馀为最上一乘矣,而今世行用者甚少,其说每不一致,有以坐向为主者,有以造命为主者,即以四时之恩用仇难论,亦各有所取,达卯逢酉阴阳立命,亦各不同,其故何在。

  八十语,万事不外乎一理,理通则道自合,造与葬,为人事论似属阴阳两事,然则亲安则子安,皆为人子而后,万物得太阳之气,而后生有生,而后有死虽死,而吉凶徵兆,仍为人世间事,设无太阳之卯命,何来有逢西之阴,以卯立命者,人与万物日出而生,日出于卯方,故卯方代表为万物之命也。日落为阴之说,殊无原理可推,不知古人亦尚论之否也。想亦不乏其人所谓一理而已矣,于此可知以造命为主者,不论阴阳均不为合,惟论立命则当以逢卯为合耳,以有清谢一园天元选择辨正一书为最合法,取用以坐向为主,恩用仇难,亦与俗说有异,以当令极旺为难确乎合理,再以各省出地表推论经纬度数天地合一而用之物质上之精密,世莫能追其外矣,鄙为最合法最上乘者此也。他非所知矣。蒋氏五歌所列,亦不外乎此,为用精密,故用之者少。

  八十一言,世称地理曰三元三合,又有称蒋法者,今又称为玄空大法,是否同源一派。

  八十一语,地理一理而已矣,实则无所谓三元三合也。元不离合,合亦用元,世俗有用挨星称三元,用长生称三合者,乃未明青囊真旨,以误传讹有以致之也。云蒋法者,玄空之真诠湮没已久,及蒋氏而宣扬之甦,续而阐述之蒋氏之名,始着玄空之学又昌此所以有蒋法之传称,实则大玄空大法而已,何以知之玩蒋着盘铭可知矣,盖辨正全部为地理之模本,学者朝夕切磋之,当知为言之不虚矣,非局外人可得而辨之也。

  八十二言,世言福地不如心地,福地都从心地来,由此观之,道德与地理,二者均非虚语,然人有心地;不求福地可乎。

  八十二语,人生于世,自应事事讲心地不特求地,而然福人得福地一语,系偏重于天地人情而言,恐人只求福地,不讲种德,故以此为劝耳然则山灵水秀,于人事上不尽心力,殊难得之,除非累代积德者,曷克臻此,心田事事培,福地随便求,三才合一,庶乎近焉。

  八十三言,然则求地安亲是否为聊尽人事,求与不求,是否可随心所安,求则恐人笑为迷信,信之则地之是吉是凶,有所莫辨,对先灵对后启,或有所不然,如之何则可。

  八十三语,古云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用于求地安亲者,不无确当处,求则求而,成与不成,一以自然为主,不用损人利己之智巧,不费以外无为之金钱,不太过,无不及,不犹豫,无奢望,如是而可矣。

  八十四言,常闲人言,地理亦人之常识,然则吾人均不知之何也。且除述本义所载外,向未有人道及者又何也。

  八十四语,风水之意义广矣,不特于阴阳宅也。语云知者不难,难者不会,一言道破,人所共晓,玆姑略言之,地理本非江湖然而没人说破,且没有人能说破,明明是风水而不知是风水之所系,东南西北,即春夏秋冬,春夏宜乎东南风,秋冬宜乎西北风,此风水也。夏葛而冬裘,风水也。场合之有分为头二三等,价格之有定为贵贱大小,此风水也。中堂设座,上宾必请南座者,风水也。尊上卑下,长左幼右者,风水也。自然之体,自然之理,即风水也。明此则人人识得风水,人人会得地理,非常识而何,惟无人去用心耳,无人来说破耳,岂江湖云云哉,一理而已矣。

  八十五言,地理上最应用者,所谓罗经,一称罗盘,我国产于微州休宁为多,历有年所故称微盘,如苏州、福建、台湾、广束诸省亦有制造者,其用在乎指南一针;地轴之磁,与人造之磁,两两相吸。所以无时不南指,上刊周天三百六十度,二十四方位,干支八卦等等,阴阳家随身攫带,到处格看,此中有无神秘处,相地用法,是否全在此罗经上。

  八十五语,所谓罗经,实则并非专供相地之工具,其用不过一指南针,至于盘面上所列种种,除周天三百六十度,及二十四方位外,此外别无所用,可各听之方便,或以个人之姓氏名之随意加入,盘大则字可多,盘小则字只少,完全装饰品耳,犹缝工之用线尺,木工之用规矩,聊知方寸耳,相地之有指南针,可知东南西北之方向,其他无所用矣,看峦头在乎目力,参理气在乎心力,足迹遍南北,青乌贯古今,通三才之道,明变易之理,如是而言地理,如是而用罗经,则阴阳之理得矣。尚其里非在乎表也。即无指南针,而方向熟识者,亦可知风水之得失也。地理之用法非在乎罗盘也。可知矣,其他种种可不言而喻矣,世有罗经透解一书其何为哉。

  八十六言,世俗对于阴阳宅建筑设计,关于高低阔狭,间架尺寸,每有种种禁忌,如九架十根梁,推车虑腰力形升萝等等,不胜枚举,他如门公尺,周堂图等,闻之似有说所,吉凶有无关系。

  八十六语,以上种种,括而言之,无非禁忌,应注意者,或则为形式上之称不称,或则观瞻上之雅不雅,无非性理上之合不合耳,至于周堂门光等,古人屡非言之,今人无非为沿习,己深明知俗例,而为迎合社会习惯起见,亦间有人言之者,实非地理之原理也。究与吉凶无关。总之一切能合于人之常情则可矣,习俗乃其次耳。

  八十七言,每见世之阴阳家,到处喝形,或以飞禽走兽,鱼蟹虾龟等名之,或以人类体态,仙佛形状等名之,实亦不胜枚举;此等说所,有无原理,于立大定向,吉凶悔吝,有无所系。

  八十七语,按古形家所载,亦间有及此者,无非合于性理而已矣,利于初学形家之入门,取裁饶减等作法而已,言禽则未必真禽,言兽则未必真兽也。肖于此则言此,肖于彼则言彼,未必处处能肖,处处能合也。间或而言则可也。总之龙穴砂水能合情者,云之曰生龙活虎,无不可也。龙穴砂水不合情者即肖之,亦无用也。云之者,不过便于听者之记忆耳,与休咎不涉也。不云之者,山水自有钟灵,岂不喝形而能阻止之哉,亦各地之习惯使然耳,云与不云,各听其便可矣,若到处喝形,名目类俗,未免惹人所哂矣。

  八十八言,人言看新地易,覆旧坟难,一为未来之得失,一为已过之事实,并言覆旧坟能验,看新地必应;然欤否欤。

  八十八语,青囊所载,请验一家旧日坟一节,即实验已往,方知将来之旨,非新旧有难易之分也。世有能说已往之验,不能知将来之应者,乃江湖术土之所施,非研究正宗者之敢言也。知已往,必能知将来,识峦头,必能识理气,一以贯之可也。山龙如此,平洋亦然,阴地如此,阳宅亦然,一法通万法通,一真百真,乃可以言地理。

  八十九言,阴阳有望气象,每在深夜,走步野,以测龙之行止,以决地之有无,不知者咸为惊奇,其理安在。

  八十九语,此等亦有闻之,而未见其人,以理测之,读乘风则散,界水即止二语,可知气之行止,非无形可见者,山形水势,彰彰在目,何侍乎深夜,若以深夜而观其行止,则有形之行止无据矣,晴明之夜,脉气四布,起于陆而止于水,发于薄暮,收于清晨,阴阳家夜行捉脉者,乃白昼已见其形之行上,而深夜复察其究竟耳,非有所异也。

  九十言,阴阳家有架高台,或升高梯而定穴者,有无原理,抑是夸张,常人所不识也。

  九十语,此等并非夸张其词,实有至理,然非处处必如是立向也。必平洋地不见外堂水口用神,有高台可登,则远处山水可见,度数清杂可辨,此为纳气作,非为乘气也。常人少见,故多惊奇,实则相地登高涉水,理所必然也。

  九十一言,土木工程上,以何者为始,何者为终,通书所载如动土破土一事,实不了解,何以沿用,有无分辨。

  九十一语,房屋为阳宅,以生人所居也。坟墓为阴宅,以遗骸所安也。阳宅兴工曰动土,阴宅兴工日破土,犹今新名词之称奠基是也。至其工竣之后,为镇宅安士心意设想,故有沿用收土镇宅等祀礼,以保平安,此亦风俗习惯上之例事耳。

  九十二言,有所谓按龙腰者,如阳宅屋脊之中心点,两两相接处,如石桥之脊上,均称龙腰,工匠至最后告竣时,必择吉日,将龙腰接连之,故曰按笼腰,地理上有无意义。

  九十二语,工程上种种例规,到处风俗不同,名称不一并无别意,不过表示工作之阶段耳,惟工界每每以此迎合主人之欣喜,取叨赏风,主人亦乐而给发,以助兴趣,乃工程最后之仪式,犹今新名词揭幕是也。兴工动土为始按龙腰为终也。语云宝塔以结顶为终,此亦结顶也。

  九十三言,工程之大小,形式之堂皇,用料之宜忌,与风水上各有关系得失否。

  九十三语,以上种种,简而言之,得地不得地为是矣,工程形式上,以合乎性理为宜,至于阴地葬法,系另一件事,观夫大地葬公卿,小地出公卿一语可知矣,此大此小,全指形式上言,非地理之大小亦可矣,若力弱重载,开筑大过,培补不及等等,则皆非所宜。犹人身之衣冠,屋宇之生财合形合体,则可矣,与徵兆无涉也。

  九十四言,铃记一书,到处可见,大都抄本,或衔日刘伯温郭璞,以及杨曾廖赖,或某仙翁某名师等等所书,或则数千年数百年前者,不胜枚举,求地者往往按图索骥,以为捉脉寻龙得地安亲之宝筏,其所载宛如谜语,或云出状元,发功名,富贵穷通,历历可数,此等书本,阴阳家是否有用,觅地者是否可据,局外人所不知也。

  九十四语,上述种种,虽属有图说,有地址,实非阴阳家及求地者所可取信,乃古之地学家文人墨士,好作奇异,以沽名于后世,故作此以惑人耳,不知者往往按图索骥,以为已觅得此真龙大地矣,实则时过境迁,山形水势,岂无沧桑变迁,所载各节,是否真实,今人完全无所凭证,将何以取应于将来哉,凡阴阳家持此寻龙者,可知其以此欺人,并不识地理,求地老持此觅地,可知其徒知风水之名,不知风水之宝,其山形水势,或间有与图相类者,须知得一地,务要合于形势之情,合于理气之理,方可取用,应验则未必能符其图说所载也。作为图案之参考,则或可作为得地之模本,则不能也。铭记之何若,阅者当知其所值矣。

  九十五言,堪为天道,舆为地道,明得地理,似乎务必能识得天文,且天文地理,常人必连带言之,何以堪舆二字,今人往往闢为迷信,此皆不识天文,不识地理者言之,研究阴阳者,是否必二者并进之。

  九十五语,天文是推测气候,考察星象,以及日月五星躔度过宫,测验风雨阴暗晦朔弦望等等,根据分野,方知灾祥,此所谓天道也。若夫地理,则根据山脉水流,地势高下,以定脉息生旺,建都筑城,城市立业,以及人家阴阳二宅,所在地之宜忌得失,无不盘盘地理,所谓地道也。明堪道者,未必明地道,识舆道者,未必识天文,知其一亦可,知其二更可,语云学无止境,二者虽合而言之,各本其所用,亦不失其为道也。地理之有附带堪道处者,如太阳之出地缠度,候星之恩用仇难,与夫叩金龙之温厚严凝,参合而用之是也。他如形势之以垣局论者,皆是也。然则知之者尚鲜用之者已非易易矣。

  九十六言,人之生圹一曰寿域,相地作法,与满圹取用,风水上有无分别,世俗有行用应圹之举者,其义又何在。

  九十六语,满圹系合于现运之形势理气取裁,生圹则视本人之精神年龄为断,此惟熟识理气者能之,应圹则非风水上之事,乃人事习惯上,小心谨慎之措置,识得地理老,可毋须多此一举也。此风惟浙省有行之,当时有取谷类菜油锭箔腊烛等等,俟二、三年后开圹取视之,以辨地之燥湿,如完整发芽不受湿者,即作吉壤可用,若四周无气珠各物圬坏受湿者,即弃之不用,不论生旷,满旷均行之,气之有无,以定取舍。

  九十七言,阳宅之对口门老虎窗,于人于己风水上;何损何益,是否有意义。

  九十七语,凡形式之无情者均忌之,于己有益,于人无损者,则用之于己,虽有益已于人有损者,还以不用为是,老虎窗本为通气取光之用,如对面所见,出于自然,无凶恶之形者,彼此可无所顾忌,此为人工似宣斟酌设计,总以两全其美为合,非拘拘以凶论也。对口门虽亦云多是非,然必三四道门相对,自属不宜,若仅一二道门相对,而力弱不冲者则无妨。

  九十八言,阴宅之墓碑墓誌铭券板铭旌等等,与风水何关,是何取义。

  九十八语,墓碑或称墓碣墓表,外刻葬者姓名及年月坐向,以资纪念,墓誌铭则刻其人一生事迹出身,埋于圹中,以防万古之变迁,券板类多以方砖为之,上刻姓名年月,不书子孙名号,亦砌于圹中,铭旌则以绸绫制之,上用铅粉书本人姓名头衔,葬时覆于棺上,远年后,铅粉所书之字迹,能吸入棺盖,亦以垂永久之措置也。此皆性理上之事,与地理无涉也。惟墓碑之高低大小,或前或后,略有其斟酌耳。

  九十九言,世称相地要足目心三到,又称铁脚神仙眼猪肚皮,然欤否欤。

  九十九语,上述种种,闻之似俗,其实确有意义,步力不至,则由山形水势,有情无情,来踪去迹,何方何体,如何分辨,目力不至,则何者为生,何者为死,如何辨别,心力不至,则学术经验,从何而得,仁孝主人诚意相照,从何而报,曰铁脚神仙眼猪肚皮者,乃形容相地者之务从苦中苦求之也。亦即三到之义,今世相地者,不符三者不到误持之,以为营业也。不知地理,完全从从掌上左挨右挨,以辨得失,闭门造车,可发一哂,要知地理,全以道德为重,道德高,心愈冷,若误以为营业,而处处以热血为事者,则不为人而为己矣,缺德孰甚,古云诗人少达多穷,其于地师亦然。

  一百言,古云学无止境,学识经验,随年龄而长进,随潮流而转移。本编自言自语,今已第一百矣,而此百言百语之中,关于阴阳地理,是否全备已矣。

  一百语,曰非也。关于阴阳地理,及人事习惯风俗等等,实属不胜枚举,本编以一百为言者,乃随手拈来,随便说说耳,其中略有伦次,或则随便举例,不求其富严为工,但求其词达而已矣,阅者谅之。

  阜审及门王间松阅本篇有感题曰

  吾师一百言语,以山水情意为经,以六法消长为绵,以天命地利为进结,以人皆道德为依归,闢古义,闢沿习,随手拈来,都成妙谛。

  丁亥十二月十日阜审受业王间松敬题

本文地址:http://fs.liuchunyang.com.cn/index.php/post/123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1026298780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